国门初开的西欧印象

  

国门初开的西欧印象

——回忆1978年随团出访西欧五国的经历

钱正英:《党的文献》2010年第3期

 

钱正英, 1923 年生。著名水利水电专家,原水利部部长、水利电力部部长,全国政协原副主席。 1978 5 2 日至 6 6 日,随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领的中国经济代表团出访法国、联邦德国、瑞士、丹麦、比利时等西欧五国,是国门初开时我国政府向西方国家派出的第一个代表团的主要成员之一。本文根据 2008 7 月对钱正英同志的采访整理。

 

我们代表团是中央专门组织的,由谷牧同志负责,团员都是他挑选的,我们这些团员都以被选中而自豪。团员包括代表团秘书长、国家建委副主任彭敏,农林部副部长张根生,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叶林,广东省革委会副主任王全国,山东省革委会副主任杨波等。

我们这个代表团在出国以前集中学习过。因为那个时候,比如我,在“文化大革命”以前,直到“文化大革命”中间,出国就是去苏联、越南、阿尔巴尼亚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没有去过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这次出访的对象是欧洲的法国、西德、英国、瑞士和丹麦,中央也非常重视。我们对这五个国家的情况事先都进行了学习,而且对出国需要注意的包括生活、礼仪方面也都作了准备。可以说从大政方针到各方面细节都作了充分的准备。准备到什么程度?那次发生过一个笑话,当时外交部的礼宾司司长给我们介绍情况说:你们出国以后,欧洲许多国家的门完全是玻璃的,你看起来以为没有门,实际是玻璃门,玻璃窗也都是落地的,所以你们走路进出一定要小心,不要碰到玻璃。最后到国外了,他忙前忙后照顾我们,忘了他自己,结果在马赛,他把谷牧同志送进宾馆,忘了什么东西又出去拿,一着急,自己就碰到玻璃上,把眼镜都打碎了。

这次出访任务很重,中央对我们抱有很大期望。出国前邓小平专门找代表团团长谷牧谈话,要求多了解实际情况。国外对我们这个代表团也非常重视,因为这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中国派出的第一个国务院经济方面的高级代表团,副总理谷牧在每个国家受到的礼遇都相当于内阁总理,到机场迎接、升旗、会谈都是他们的总理、首相出面。后来我们的代表团去得多了,副总理也去得多了,就享受不到这样的礼遇了。我们好久没有接触西方了,希望了解西方。同时,西方国家对中国在“文化大革命”以后究竟采取怎样的方针政策,也想了解,他们看到这是开展双方政治、经济关系的一个契机。因此,访问的每个国家对我们行程的安排都非常紧凑,内容也非常丰富,整个访问日程非常紧张。我们都感到非常疲劳,当然最疲劳的是谷牧,一下飞机就要回答记者提问,我们在旁边,都是他在应对,和首脑会谈也是他主持,负担真是很重,我们这些随员比他轻松多了。在随员中最紧张的是彭敏,他是代表团的秘书长,代表团里的事情,包括谷牧和对方会谈的准备工作都是他在张罗。当时国务院给谷牧派了一架专机,这五国访问,从这国到那国,坐我们的飞机,一到飞机上算是休息了,航程很短,一般半个小时就到了,但可以趁机休息一下。

我们在这五个国家的驻外使馆,对我们这次出访都非常重视,事先作了精心准备。由于第一次到西方国家,所以看到的一些情况,对我们震动很大。记得到西德的当天晚上,我国驻西德大使张彤就在使馆给我们放了一个西德的纪录片,纪录德国战败后经济从破败到复苏的过程。片中,从苏联前线回国的士兵都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武装也被解除了,个个像叫花子,柏林城乡一片废墟,人民无以为生。到战后 70 年代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发展了。这个纪录片我一直到现在都印象很深,感觉这几十年,欧洲国家发展很快,对我们非常震动。另外,在这五个国家普遍看到,人民的生活水平比我们高很多。像我们这些人,从参加革命,就怀抱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奋斗目标。但当时看到我们人民的生活水平和他们的生活水平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对我们这些老共产党员来说,确实有相当大的震动。

再一个,就是他们的工业化水平。当然欧洲的工业化我们事先也都有所了解,工业化水平比我们高也是理所当然。我们考察的一个重点就是核电站,谷牧叫我去,也是因为当时核电站是由水利电力部负责筹办的。我们正在研究从法国进口核电站的可行性,法国、德国这些国家也都知道我们准备搞核电站,所以对核电站的介绍十分详细。现在回想起来,在 70 年代末期,西欧这些国家对能源问题已经很注意了,因为他们在 70 年代中期已经爆发了石油危机。当时法国已经有很明确的态度,他们的能源要靠核电,所以法国发展核电是很有战略眼光的。像瑞士,什么矿产资源都没有,那么小一个国家,他们就是靠水电,他们介绍说:我们没有黑煤,但是我们有白煤。白煤就是水电,他们解决能源主要靠水电。给我的感觉,西欧这些国家在战后恢复工业的同时,对能源的认识已经很充分了。

除了工业以外,交通运输给我的印象也特别深,高速公路特别发达。特别是高速的立交桥,比如在比利时,整个立交桥跨越一个村庄,在一个村庄的上面跨过去。我们几个同志说,这种立交桥需要多少钢铁啊,我们中国什么时候能够做到啊?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一座像样的立交桥。我们在 1978 年的时候简直不敢想象,什么时候中国有足够的钢铁来建造立交桥。但此后不到 10 年,中国已经是遍地立交了。西欧经济发展的时候,他们对交通非常重视,除了公路运输以外,他们还非常注重水、陆、空。记得西德总统接见我们的时候,总统在大厅就给谷牧讲:我带你们到阳台看看,看看我们的航运和我们对河道的利用。那个阳台紧靠莱茵河,来往船只不断,水运十分繁荣。我们还专门坐了一趟船来感受,公路铁路都是沿着河道两岸,三路并进。那时候看他们的交通运输,我们中国简直望尘莫及。

另外,就是现代化的农业。原来我们以为欧洲就是搞工业的,到那里一看才发现他们农业的现代化程度也非常高。我在苏联参观的时候,感到他们的机械化耕作很粗放,比我们国家的人工耕作要粗放很多,到西欧一看,才知道他们的机械化耕作非常精细。我记得坐飞机越过西德的农田,在空中看到人家种的玉米非常规整,就像一个个漂亮的图案。我过去以为畜牧业属于游牧社会,农业相对于畜牧业是一个进步。到西欧以后才认识到,现代农业一定要和畜牧业结合起来。在西德飞越农田的时候,看到那些农庄,每家都是两块地,一块地是牛在那里悠闲地吃草,另一块地轮牧,非常整齐。比如在丹麦考察农业时,他们介绍农业怎么培育先进的品种。西方人喜欢吃猪排,一头猪 28 对排骨,他们则专门研究,怎样培育出一头猪能够多长一对排骨。他们搞养殖业还有现代化分工,比如喂鸭子,这些农庄专门哺育幼鸭,那些农庄专门育肥。总之,人家是规模化经营而且分工很细,这些对我们当年的中国人,都是感触很深。

出国前,我们一度认为至少我们的思想作风比人家先进,但是到外边一看,我们驻外使馆的同志就给我们介绍说:咱们国内,虽然是先进的共产主义思想,但事实上在我们社会上、甚至于在党内,还有不少封建、落后的思想存在。我记得我们一到瑞士,我国驻瑞士大使就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时候有些问题,叫他这个大使无以自处。事情是这样的:在我们代表团去之前,有一个部的代表团,团长是位副部长,事先该部的外事司不断给大使馆发电报,落实接待规格,要求必须给这位副部长配辆小车。我们现在国内已经很普通了,出差都是坐大巴,那个时候可不是。国内外事司的人给驻瑞士使馆讲,一定要落实,我们的部长是坐小车,不能坐大巴的。我们大使讲,他很不好意思给人家提这个问题,人家瑞士人很不理解,说坐大巴多好,坐得又高看得又远,互相又可以交谈。但是大使说国内就这样通知,还是希望配一辆小车。最后,瑞士的接待人员睁大了眼睛,完全是无意中说了一句话:“你们不是共产党吗?”唉呀!大使说:我听了这句话简直无地自容。所以我们也反思,在我们党内,在社会上,还是不要以为我们思想比人家先进,有些地方还比人家落后。

当然咱们也不是完全落后。比如我们可以引为自豪的,就是我们的水电,当时西欧国家也不了解中国情况,他们以为中国非常落后。记得当时在法国,法国同行给我介绍说,他们河流都是梯级开发,一级一个水电站,一条河流有 14 个水电站。他认为这是非常先进的,给我介绍后就问我:你们中国的长江是不是也有梯级开发?我回答说:我们长江现在只做了 1 级梯级开发,你们做了 14 级,我们做了 1 级,但是我们这 1 级花了很多功夫,就是我们的葛洲坝水电站。他说:你们那 1 级水电站是多少装机呢?我说:我们葛洲坝水电站 1 级的梯级是 270 万千瓦的装机。他们 14 级加起来是 100 多万千瓦,这下子他才知道中国也有比他先进的。

那个时候感觉我们同西方国家的差距在 20 年以上,我们当时简直不能想象,我们什么时候能有立交桥!但是从后来的发展速度看,我们发展之快也是事先没有预料到的。他们的发展如果从 1945 年算起,到我们去的时候 1978 年,也就 30 多年,那确实变了大样。他们一个是人才有基础,毕竟过去是工业化国家,原本就完成了工业化,虽然物质基础没有了,但是工程技术人员、工人都还保留着,有人,这是很重要的财富。国家要发展,人才很关键,不但要有高级科研人员,还要有高级技术人才。

出访以前,邓小平是单独找谷牧谈话的,回来以后我们是集体汇报,谷牧给中央政治局汇报时,非常正式。汇报主题就是介绍实际情况。我个人感觉,我们这次五国之行,至少给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中央工作会议提供了我们自己的基调:一个是一定要把经济搞上去,不能再耽搁时间了;一个是一定要解放思想,实行改革开放。这是从我们亲身的对比得出的结论,感觉到必须急起直追,再不能耽误时间了。

(刘贵军根据采访录音整理,本文发表前经钱正英同志审阅定稿)

 

xqsy@126.com2015-03-19评论(0浏览(1886字体:    

        来源:狗万提款渠道

    上一篇【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下一篇    

 
资源中心
 
快速搜索

网站公告
 
热点导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