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编中学历史教科书的质疑与破解 -----以《唐朝的中外文化交流》一课为例

  

部编中学历史教科书的质疑与破解

——以《唐朝的中外文化交流》一课为例

刘文峰

2011年修订的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培养学生在了解历史事实的基础上,逐步学会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尝试探究历史问题的能力。[1]贯彻这一课程目标,部编历史教科书,穿插了大量的图片、“问题思考”、“研读材料”,并且每课“课后活动”大都以问题形式呈现。教材的编者,已经从顶层进行了设计,为学生提供了充足的思辨问题和质疑素材。小学阶段没有开设历史课,在新鲜又有“故事”的初中历史课堂中,学生往往兴趣盎然,叽叽喳喳,踊跃发问,对“故事”刨根问底紧追不放。以自己的理解和判断,质疑历史事件,在诸多困惑的包围之中,提出的问题既出乎意料又让人惊喜。但是,单凭初中学生的好奇心和简单的质疑无法实现课程目标,更无法把历史学科知识转化为历史学科素养,充分发挥初中历史教师的主导作用,培养全面诠释历史问题能力已成为迫切需要。

一、灵动的质疑

(一)和同开珎还是和开同珎?

在部编历史教科书七下《唐朝的中外文化交流》一课(下称“课文”)[2]中,呈现了日本钱币“和同开珎”的实物图片(图1)。《序日本纪》载:日本国于和铜元年(708)模仿唐武德钱文[3]铸造“和同开珎”。[4]课文中,顺时针读作“和同开珎”。此读法一出引起学生一片哗然,不是仿“武德钱文”铸造吗?为什么和开元通宝(图2[5]读法不一样?

在学生的“声讨”中,教师也开始怀疑这种读法。开元通宝是按照先上后下次左后右的顺序读的,和同开珎既然仿唐武德钱文铸造。为什么仿币不按这样的顺序读?是不是应该读作“和开同珎”才对?不难看出,学生强烈质疑的源头是唐初的铸币“开元通宝(图2”。靠教师的积累的经验和“权威”,已经无法平息日本铸币读法的争论。

(二)有金或银的和同开珎吗?

“开元通宝”和“和同开珎”读法之争还厘清,竟然又有学生发问:老师,有白银铸造的“和同开珎”吗?笔者当时果断的回答当然没有,并反问你见过银质的“铜钱”?学生坚持说,从网上看到日本盛产白银,肯定会有白银铸币。另一学生附和说,古代罗马有金币,古代中国有金、银元宝,说不定日本黄金、白银铸币都有。课后,教师对否定的回答深感忐忑,中国古代除了铜制钱币,还有铁制的钱币。和同开珎到底有没有金、银铸币?

(三)鉴真东渡早于玄奘西游?

课文后两部分,课文编排把鉴真东渡日本放在了玄奘西行的前面。通史教材使学生形成一定的惯性思维。再加上初中一年级学生的认知水平有限。往往形成一种错觉,鉴真大师东渡日本的时间在前,玄奘法师天竺取经的时间在后。《西游记》是大家耳熟能详小说,学生对“唐僧”倍感亲切,而鉴真相对陌生。错觉之下,对鉴真竟然在“唐僧”的前面,表示在感情上不能接受。面对掺杂着学生感情时空颠倒的疑点,教师该如何应对?至于课文中为何不把玄奘西行放在鉴真东渡前,没有错觉的教师最初也心存不解,心底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二、沉稳的破解

(一)根变枝未变

解开“和同开珎”读法的疑团,追根溯源从“开元通宝”说起。教师在本书第4[6]授课时,“教教材”,投影展示“开元通宝”钱,初读此币,学生众说纷纭,有人读作“开通元宝”,根据是古代行文的读法是从上到下。有人按现代行文读法读作“开宝元通”。也有人读作“开元通宝”,其依据是家里几枚清朝古币的读法。还有人在钱币读法上没抢到话说,另辟蹊径断言钱币是唐玄宗时铸造的钱币。根据就是在钱币上看到了“开元”二字,“开元”为唐玄宗初期的年号。学生对钱币读法与年代推断,从“史实”出发,逻辑上讲没有问题。教师最终以积累的知识,结束了这场纷争。但开元通宝的读法,在课文中被和同开珎颠覆。

有学者对“开元通宝”的读法做了详细的总结:“武德钱文正读是‘开通元宝’,但非终唐只读‘开通元宝’。唐人在开元年前一直读作‘开通元宝’,如《王梵志诗》、《隋唐嘉话》、《唐六典》等。到了‘安史之乱’后,武德钱文的读法有了突变。据《册府元龟》卷五○一·邦计部·钱币三:(乾元)二年(759)八月,又铸大钱,其文依乾元重宝而重其轮以别之,一当五十。于是,新铸与乾元、开通元宝三品并行焉,而谷价腾贵。此时尚称‘开通元宝’。然而,仅仅数月之后则变称为‘开元通宝’。……至迟乾元[7]年后流俗已经顺读作‘开元通宝’。”[8]

由此可见,开元通宝最早读作“开通元宝”。唐朝安史之乱后,最晚于乾元年后“突变”读作“开元通宝”。日本仿唐武德钱文铸造“和同开珎”在公元708年(见前文),此时安史之乱尚未发生,武德钱文读法尚未变。日本官仿“武德钱文”的铸币,读法仿“开通元宝”,仿造的铸币读作“和同开珎”。“和同开珎”作为皇朝十二钱之首,一直沿用到760年(天平宝字四年),这一年发行了“万年通宝”,依然沿用“和同开珎”上右下左读序,……。[9]也就是说安史之乱后,日本铸币依然采用顺时针读法,并未因“开通元宝”读法改变而变。

(二)有金也有银

1970年,西安南郊何家村,出土的唐代窖藏文物中,有5枚和同开珎银币。对于5枚银币,郭沫若认为,和同开珎是元明天皇和同元年(708年)仿效中国唐代“开元通宝”钱铸造的货币。和同二年废,并推定入中国的绝对年代为唐开元四年(716年)。是作为“贡品”进入中国的。[10]

何家村出土的文物中,有开元通宝银铸币421枚,直径2526毫米,穿边长7.2毫米,厚2毫米,重58克。还有开元通宝金铸币30枚,直径21.425毫米,穿边长6.57毫米,厚1.5毫米,重6.608.36克。抽样检测含金量最低81.6\\\\\\\\\%,最高为94.36\\\\\\\\\%,其余成分为银、铜、铁等混合物。[11]这些金银铸造的货币,并不是在实际中流通的货币,是宫廷在一些喜庆活动中,作为一种吉祥的象征物赏赐给官员臣下的。拿到这些钱的人,往往收藏持有,作为一种荣誉。能流传至今的更加弥足珍贵。何家村出土的30枚黄金“开元通宝”,也是到目前为止,仅有的30枚黄金铸造“开元通宝”。

史料证实,和同开珎、开元通宝都有白银铸币,开元通宝还有黄金铸币。不知何故,白银铸造“和同开珎”流通使用一年零三个月,铸造后“第二年八月废银钱,统一使用铜钱。”[12]可能是因为黄金、白银都是稀有的贵金属,古代中国的产量有限甚至匮乏。白银、黄金铸造“开元通宝”都不是流通货币。另外,这些白银、黄金铸造“开元通宝”到底是不是铸造于唐高祖武德年间,尚待考证。

(三)西游东渡

时间与空间、人物构成历史的三要素时间,时间与空间构成历史的两只眼睛,受到古今中外历史学者的重视。[13]不能简单的以课文编排中的出现位置,断言人物存在时间的先后。应该以时间、空间定位历史人物在历史中的存在。用历史的“两只眼睛”观察,玄奘法师“贞观初年”,从长安出发,开始西行。鉴真大师“……6次东渡,终于在754年抵达日本[14]。的确,课文中的时序表述比较隐晦,以年号和公元纪年作比较,初中学生确实存在一定困难。教师应适当补充,贞观是唐太宗年号,754年是唐玄宗统治时期,很明显,两位高僧虽同属唐朝,但是生活时间相差甚远。这样的编排顺序实际上是对学生时空观念正向引导下的反向锤炼。时序性的问题已经解决,另一个困惑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玄奘放在前面,鉴真放在后面呢?

课文的结构看,第一部分是遣唐使;第二部分是鉴真东渡;第三部分是玄奘西行。遣唐使是官方派出,出使中国的使者。课文“遣唐使”特指是日本官方派到中国唐朝的使节。鉴真大师成功东渡日本和遣唐使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鉴真大师东渡,前五次都是借助民船,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在日本遣唐使帮助下,鉴真开始了第六次“东渡之旅”。“天宝十二年十月十九日戌时,即傍晚八点左右,鉴真等秘密地出了龙兴寺,来到江头,正准备登上仁干等候的船时,……宝龟九年(778)遣唐使的船只就停在这里。据《续日本纪》说,‘九月三日,从扬子江口岸出发,至苏州常熟县,待风’。”[15]鉴真大师在双目失明的情况下,舍生忘死登上了日本遣唐使归国的船只。成功抵达日本后,“鉴真在日本除传授戒律外,在建筑、雕刻、医学、文字等方面也有颇多建树,……。”[16]鉴真大师大力推动了中国唐文化在日本的传播,影响甚至延续至今。今天,鉴真大师已经成为中日友好交往的化身和日本历史中重要的历史文化人物。日本当代作家井上靖在其历史小说《天平之甍》之中,特别称赞了鉴真大师坚强的意志和献身精神,并称鉴真大师是日本文化的大恩人。中华文化对友邦的积极影响,由此可见一斑。

遣唐使和鉴真大师双向架起了中日文化交流的桥梁。鉴真大师、遣唐使、和同开珎共同构成了唐朝中日友好和谐画面。相对于前者,玄奘西游略显独立。因此,课文中把鉴真东渡部分,承接于遣唐使部分之后顺理成章玄奘西游的时间虽然在鉴真东渡之前,也只能屈居于后。

三、满满的收获

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尝试探究历史问题的能力正是钱学森之问所在,美国哈佛大学校长德鲁·吉尔平·福斯特(Drew Gilpin Faust2015317日,在清华大学演讲中讲到:大学要培养能够提出和解答大问题的学生。那么,中学就要培养能提出和解答中小问题的学生。在质疑与解惑的历史课堂中,引导学生发现问题,帮助学生解决问题,和学生一起探究问题,抛开结果共同踏上思想上的发现之旅。学生在探讨、辩论、思考的过程中获得新知,在心底播下质疑的种子。不简单的用考试分数来衡量这些学生,因为他们已经开始拥有一种创造潜力——发现和提出问题。

西方有一句谚语:种树最好的时机是二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教师应该从现在开始,立足历史课堂,为学生施展想象力提供广阔的空间。从鼓励学生提出问题开始,在思考的基础上畅所欲言。以质疑精神和问题破解为历史课堂插上了飞翔的翅膀。面对学生的质疑,首先,平视学生不轻言否定,保护学生的好奇心和对历史课堂的热情;其次,教师破除经验壁垒,不断阅读学习,关注前沿的学术观点,增加自身的知识储备;第三,补充史料寻找历史证据,引导学生探究,以证服人。在此基础之上,师生携手共同破除历史教科书中的疑点,教学相长共同进步。



[1]  义务教育历史课程标准:201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制定.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

6页。

[2]  中国历史(七年级下册).第4课.第19页.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11月第一版。

[3]  武德钱文,唐高祖武德四年即公元621年,铸造发行的铜钱。

[4]  张建设、张锦鹏:《“开元通宝”正解读》,《中华文化论坛》2014年第1期。

[5]  中国历史(七年级下册).第3课.第13页.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11月第一版。

[6]  中国历史(七年级下册).第4课.第13页.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11月第一版。

[7]  乾元,唐肃宗李亨在758年改元后的年号

[8]  张建设、张锦鹏:《“开元通宝”正解读》,《中华文化论坛》2014年第1期。

[9]  翟战胜:《“和同开珎”读法再议》,《文物天地》2016年第6期。

[10] 郭沫若:《出土文物二三事》,《文物》1972年第3

[11] 申秦雁:《唐代金开元及其用途考》,《考古与文物》2001年第3

[12] 翟战胜:《“和同开珎”读法再议》,《文物天地》2016年第6期。

[13] 张华中:《基于中学历史教学需求的核心素养培养旨要——以时间观念为例》,《教育理论与实践》2016年第35期。

[14] 中国历史(七年级下册).第4课.第20页.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611月第一版。

[15]  [] 安藤更生:《鉴真在日本》陈正奇译,《唐都学刊》2008年第6期。

[16]  [] 安藤更生:《鉴真在日本》陈正奇译,《唐都学刊》2008年第6期。




xqsy@126.com2018-08-22评论(0浏览(361字体:    

        来源:狗万提款渠道

    上一篇【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下一篇    

 
教学科研
 
快速搜索

网站公告
 
热点导读
 
 
 
进入编辑状态